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曉宇的博客

美感洋溢的空间,是追求真善美,鞭打假恶丑的憧憬。品味诗意栖居的人生快乐.....

 
 
 

日志

 
 
关于我

丁曉宇,先后任教供职于河南大学、省委党校、河南省政府、国务院物委等单位。曾任国务院物价特派视察员等职。曾参加国家“八五”、“九五”计划和十年规划的制定工作。出版著作十余部。发表论文数十篇。《中国崛起方略》是代表作。1996年提出从南海、东海到黄海、渤海的沿海全方位开发、中部崛起、西部保护和蓝色海洋城市的西到东绿黄蓝理论和发展战略多被采纳变为国策。零五年提出了诗意栖居之人类终极生命境界的划时代崭新哲学体系。把整个人类生存史划分为以速度为核心的时间和以距离为核心的空间两个时代。现任中国战略研究院 研究员 院长

网易考拉推荐
 
 

国人的悲哀或是民主的悲哀——西方民主中的政党竞选就是一种合法的腐败吗?  

2013-04-20 16:17:54|  分类: 人与国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人的悲哀或是民主的悲哀?

丁晓宇

【丁晓宇转发此文时的感慨与悲哀】:制度文明是人类一切文明的本质和载体,源泉和保障。离开制度文明,一切其他文明就成了无本之末,就无从谈起。即使偶尔出现局部暂时的经济、科技、文化文明的情况,也只能是昙花一现,转瞬即逝的海市蜃楼。这一点通过几千年的反复印证后地球人都知道了这个道理。为此人类在不断地探索制度文明的征程上生生不息,披荆斩棘,勇往直前。终于在三四百年前得以实现这一夙愿。

体现制度文明的民主、自由、博爱、宪政、共和的三权鼎立人人平等的公民社会,已经在人类社会中出现好几百年了,经过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在中国建立民主宪政共和国也超过了百年。这是人类和中华民族在制度文明上的伟大创建。然而,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还有人大言不愧的诋毁民主,宣扬专制,异化歪曲排斥甚至丑化普世价值,无视普世价值下的民主宪政制度的客观存在事实,甚至信口雌黄地胡诌普世价值是西方的东西与我们没关系等等,是极其令人不可思议,倍感一种透天的凄凉与恐惧,悲哀与可怜!这难道是国人的悲哀?或是民主的悲哀?宪政的悲哀?实在是令人羞辱,令子孙无地自容,除非他是个丧失良知的不肖子孙!这些无视人类文明的滚滚车轮的跳梁小丑们,必然要遭到天谴的,会在历史文明车轮的钱被压得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的!

今转发张镇强先生《

西方民主中的政党竞选就是一种合法的腐败吗?

》一文,可能使我们悲哀的心情些许得到一些儿抚慰,给那些拉历史倒车的狂徒们以惊醒和警示......




西方民主中的政党竞选就是一种合法的腐败吗?

张 镇 强

《求是》杂志总编辑王天玺先生于2013年4月16日在《求是》上发表《被美化的西方文明》一文,文中有一句话“西方民主中的政党竞选就是一种合法的腐败”,值得关注和讨论。笔者特对其某些观点表达一些看法和质疑。

王先生想否定西方文明或西方民主的法宝之一,就是拉虎皮作大旗。但这种虎皮不是真虎皮而是假虎皮,所以未必真能把人吓住。

王先生说:“哈耶克是西方自由主义理论大师。他把民主严格界定为一种决策程序、一种政治手段,而不是终极价值。他说,只有人的自由,才是终极价值。在《通往奴役之路》一书中,哈耶克写道”我们无意创造一种民主拜物教。‘我们这一代人可能过多地谈论和考虑民主,而没有足够地重视所要服务的价值’”。王先生说:“哈耶克说得很有道理。西方社会确实有这样一些人,他们忘记了柏拉图的怨恨,也不重视民主所要服务的价值,只醉心于制造一种民主拜物教。”

王先生在这里显然是要借哈耶克的话来为他无理否定西方民主的普世价值壮胆助威。但是,这一着,未必有效,至少对我来说没有说服力。就算如王先生所引用的,哈耶克没有明确肯定西方民主的普世价值,但他把民主界定为一种决策程序、一种政治手段,本身就具有某种普世价值。由大多数人为了全体国民的利益,通过相应的适当程序而进行决策,绝对比由极少数人、一个人专断地作出决策要公平合理、合乎正义原则得多。这就是普世价值的体现。只有程序正义才能保证实体正义。这就是民主的普世价值。

决策程序、政治手段当然不是终极价值,但是非正义的决策程序或政治手段绝对产生不了好的终极价值,恶人的专制独裁决策绝对有害于国家和国民的利益。而自由虽然是民主的前提,但民主也在极大程度上开启和保障大多数人的自由。民主和自由本质上是不矛盾的,相得益彰。所以,哈耶克的“只有人的自由,才是终极价值”并不否定民主的普世价值。他说“我们无意创造一种民主拜物数”,只是告诉人们不要把民主看作高于一切的绝对化的东西。其实,自由也是如此,它也不是绝对的东西。如果自由是绝对的,人类社会还能存在吗?

王先生指责西方有一些人忘记了柏拉图的怨恨,这不知何所指?是柏拉图怨恨西方民主不好吗?未必!柏拉图是古希腊三大哲学家之一,毕生从事著述,作品均未散失。他在《政治家篇》中,在个人统治和宪政两种对立政体中就推荐后一种,即有限制的君主专制。在《法律篇》中,他明确指出,国家应实现民众管理和个人权威的平衡。我并未看到柏拉图在整体上对民主有抱怨。

王先生还拿爱因斯坦的《为什么要社会主义?》说事,说“爱因事坦关于西方民主是‘私人资本的寡头政治’的论断一语中的,西方民主的任何一个环节都可以证明爱因斯坦的正确论断”。坦率说,我不知道爱因斯坦有这一论断。但即使如此,这一论断并非爱因斯坦的首创,也无法以这一论断来否定西方民主的普世价值。西方民主在资本主义发展的初期的确如此。但随着资本主义发展的成熟,民主也由低级向高级发展,由少数人的民主向多数人以至全民民主发展。这是民主发展的必然逻辑,有什么奇怪和可怕的。爱因斯坦的这句话也不意味着他从根本上否定西方民主。否则,他怎么会在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放弃德国国籍,接受美国普林斯敦大学的邀请离德赴美并接受美国国籍呢?1939年当他知道德国人发现核裂变有可能研制核武器的消息后,又在同事们劝说下,写信给罗斯福总统提请注意,促使美国开始研制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这不是意味着爱因斯坦坚定地反对专制独裁制,支持民主自由制吗?

特别可笑的是,王先生说:“美国总统几乎成了富豪们的‘专利’。有人把首任总统华盛顿说成是一个出身卑微的农民。其实,华盛顿的父亲是大庄园主,拥有一万多英亩土地和49个奴隶……第16任总统亚伯拉罕·林肯经常说自己年轻时多么穷困潦倒,实际上他父亲是肯塔基地区的一个大地主……。”

王先生在这里又是以“美国总统几乎成了富豪们的专利”来证明美国民主一开始就是富人们的民主或者“私人资本的寡头政治”。不错,美国建国初期和前半期,大多数总统都是大地主或显贵人物,华盛顿是典型代表。但出身富豪贵族者不等于不能产生或接受民主自由理念,出身贫贱和卑微者就不会成为专制独裁者。包括中国在内的人类社会无数统治者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希特勒应该算出身卑微,不是也利用民主的形式,成了人类历史上有名的大独裁者吗?民主的本质不在于最高掌权者出身豪门或塞微,而在于他是否愿意接受全体国民首先是下层国民的监督,按国民的意愿,忠实为国民的利益服务;他的权力必须是通过选举由国民的大多数直接或间接授予,而不是由任何其他方式所取得的。华盛顿当对虽然是个大庄园主,拥有奴隶,但他坚定地反对英国的殖民统治,主张争取北美13州的独立和自由,因而成了殖民地民族解放军的总司令,立下了赫赫战功。独立战争胜利后,华盛顿又坚主实行富有民主自由内涵的美国联邦共和制,反对建立君主专制制度,更反对拥戴他为国王,并且坚决要求让他解甲归田,回家经营农庄。只是在精英和公众的强烈要求下,他才应允就任首届美国总统。也只是在公众的再次强烈要求和多数选民的票决下,他才续任一届总统,然后坚决退出政坛,返乡经营农庄。他因此为美国以至全世界树立了民选总统只能连任一届的良好范例。以后也只在两个多世纪后的21世纪初期的亚洲不丹王国的旺楚克父子两代国王,以主动放弃国王权力,领导臣民实行宪政民主,才创立了与华盛顿并美的反对专制独裁,推行民主自由理念的同样范例。

民主与专制的区分并不取决于最高统治者出身豪门与塞微,而取决于他们的政治理念和价值观,取决于他们实际行动是趋向专制还是趋向民主。华盛顿、旺楚克国王父子和希特勒不是最有力的证明吗?至于林肯的出身也同样帮不了王先生的忙。林肯领导的北部联邦军打败南部奴隶主的反联帮军的主要动力之一就是反对让美国继续存在奴隶制,要求解放南部黑奴,让他们获得自由人身份。这又证明,出身并不是民主与专制的标志。而林肯年轻时的确穷困潦倒,这与他的父亲是大地主并无必然联系。王先生可能是以中国的封建传统观念去套美国历史,未必不犯主观随意性错误。

王先生说:“从本质上说,西方民主中的政党竞选就是一种合法的腐败。政客和财团之间有一条割不断的金钱脐带。财团拿钱给政客去收买选票,以竞选总统、州长或议员;胜选者又以官位、优惠政策和项目承包等回报财团金主。这种大规模的长时间的权钱交易,不是人类社会最大的腐败吗?”

首先,王先生的这一论断绝对是了无新意,已经被人重复了几个世纪或难以数计的对民主的贬义之词。应当承认,资本主义民主的初期,权钱交易的确是它的重要特征,但随着民主的日趋成熟,国民权利意识的迅速觉醒和提升,国家和社会事务管理的公开透明度日益强化,权钱交易受到越来越严厉的限制和削弱,尤其是人类进入信息化的21世纪新时代,继续原封不动地强调权钱交易是现代民主的主要特征,现代民主仍然是大资产阶级垄断一切权力的假民主,则要么是无知和自欺欺人,要么是有意编造谎言来掩盖其反民主的阴暗心态。

还是以美国为例,提出质疑。如果美国总统是富豪们的专利,黑裔奥巴马并不是典型的大富豪,原来只是一个40多岁的普通参议员。他当选首位美国黑人总统,又是靠哪些大财团拿金钱去收买选票的呢?事实上,奥巴马的第一任和第二任都是靠美国最广大的中小阶层尤其是下层国民的金钱捐助和投票支持而当选的。奥巴马的第一任期内,基本上是抑制大资产阶级首先是金融寡头的贪得无厌,积极扶助中小阶层的发展,改善和提升下层民众的福利。让3000多万无医保待遇的下层民众享受医保的医疗改革法案的通过和生效,就是最有力的证明。正因如此,在2012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奥巴马又以压倒优势战胜了倾向于维护大资产阶级利益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而获得连任。奥巴马的两次胜选,不是有力地粉碎了所谓“西方民主中的政党竞选就是一种合法的腐败”的谎言吗?

权钱交易当然是人类社会的最大腐败,只要有权力的存在,任何国家和社会都不可避免。美国也不例外。但是,政治和社会制度不同的国家,其腐败的程度就是不一样。成熟的民主国家如欧美等国,钱权交易就要比专制独裁国家少得多轻多得。美国的总统、州长或议员有没有靠财团拿钱去收买选票,然后又以官位、优惠政策和项目承包等去回报财团金主呢?有,但绝对不比专制独裁国家多而只能少。请问,美国总统中有谁像萨达姆、穆巴拉克、卡扎菲和中国的某些最高官僚家族那样,利用权力积储几十、几百、上千亿美元的私人财富呢?没有,一个也没有!为什么?美国民主制度不允许他们这样做,美国民众每天像猫捉老鼠那样监视着他们,使他们不敢轻举妄动,更不敢恣意妄为!美国几乎全部是私人经济,没有中国这样的权力经济和政府审批制度,官员从何贪污受贿?

美国的总统和官员,不仅不敢随意贪占公款和榨取民众,在国家财政紧张时,还得带头削减薪水。最近美国政府为了降低财政赤字,不得不带头减薪。奥巴马总统每月就减少了两万美元的薪金。

专制独裁国家则相反。专制独裁者可以完全不理会民众的疑虑、不满和反对,大肆为个人和家族敛财积财,把巨额金银财币存入外国银行,或在外国购置豪宅和享乐设施。这已成为专制独裁国家的常态。值得一提的是被称为无私的朝鲜人民领袖金正恩在上海的私家存款就达几十亿美元。刚刚逝去的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以为穷人谋利著称,当上总统后,父母、兄弟等7人全部坐上了高官位置。这一切表明在专制独裁制国家中,绝对不会因专制独裁者不是豪门出身就会自动放弃以以权谋私的腐败行为了。其实,真正的豪门人物当上了最高官员,的确不会贪污受贿,也会真心为人民服务。美国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就是有力证明。

正如某西方哲人所说:“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败”,任何国家的官员,只要其权力不为民所授,不为民所监督,不受其他权力的制约,即使掌权者出身贫困卑微,也必腐败无疑,甚至有过之而不及。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规律。六十多年来的一党专制下的中国官员一贯声称为共产主义奋斗,为穷人谋利益,现在几乎无官不贪,最高层官僚家族几乎无人不占有几十几百上千亿的财富,民众对此敢怒不敢言。这一切更加无可辩驳地证明专制独裁社会的权力腐败是绝对的不可救药的,除非改变制度,而民主自由制度下的权力腐败则是相对的可以自我纠正和削减的。

西方民主当然有缺陷,需继续深化和完善,正如知名政治思想理论学者叶宗轼老先生在其《世界公民简明读本》一书中所说:“美国的两党轮流执政未必最科学最合理,两党以外未必不能湧现英明能干的领袖人物,将来更科学更完善的民主制度未必要仰仗政党。”但这绝不意味着美国民主必然要向少数人或一党专制的国家形态倒退,也不意味着美国民主已不具普世价值,而且深深陷入危机当中。

实际上,王先生的文章只是老调重调,希望通过谎言万遍变成真理。这在一个世纪以前信息不发达的时代可能有点效,如今绝对无效而枉费心机了。它恰恰暴露了某些人的无知和思想僵化,或在理论思想上的穷途末路。

  评论这张
 
阅读(3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