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曉宇的博客

美感洋溢的空间,是追求真善美,鞭打假恶丑的憧憬。品味诗意栖居的人生快乐.....

 
 
 

日志

 
 
关于我

丁曉宇,先后任教供职于河南大学、省委党校、河南省政府、国务院物委等单位。曾任国务院物价特派视察员等职。曾参加国家“八五”、“九五”计划和十年规划的制定工作。出版著作十余部。发表论文数十篇。《中国崛起方略》是代表作。1996年提出从南海、东海到黄海、渤海的沿海全方位开发、中部崛起、西部保护和蓝色海洋城市的西到东绿黄蓝理论和发展战略多被采纳变为国策。零五年提出了诗意栖居之人类终极生命境界的划时代崭新哲学体系。把整个人类生存史划分为以速度为核心的时间和以距离为核心的空间两个时代。现任中国战略研究院 研究员 院长

网易考拉推荐
 
 

莫言,使人莫言  

2012-11-22 12:55:23|  分类: 人文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言,使人莫言

/ 赤眉陈更

(评价莫言,我同意莫言自己的说法,要看他的文学作品。他自己承认他是善良的、胆小的、怯懦的。卡夫卡因为具有“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可以摧毁我”的怯懦性格,才导致他的伟大。我们应从莫言的作品看他对这世界的摧毁,不应当简单地嘲笑“司马迁”在权势面前所表现出来的无可奈何的卑怯——在作品中,莫言的斗争是无比枭勇的,枭勇胜过一切同时代的持笔者,无论异议者,更无论歌德者——或许在某些时候莫言有些盲目,但文学形像永远大于思想,这是文学的特点——莫言某些地方的盲目,某种场合下的顺从,仍然无掩于他的伟大。我与莫言是同时代人,近日我思考了很多,阅读了很多——六十年来,我第一次感到持久的惭愧,我(和我一样的人)与莫言共同结成中国的光荣伤疤,但毫无疑问,莫言对伤疤的构成贡献更大。)

莫言,使人莫言,我们同莫言一样,到这世界上来,已经走过半个世纪以上的春秋,莫言如此的观察,如此地感受,如此地描写,如此地思考,如此地默默耕耘,如此地布下黄金般的收获,我们似曾努力过,但在这样的丰获面前,我们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努力,才知道汗水如何不是从面颊上、从脊背上流下的,而是从心底深处漫和着灵魂的苦痛和欢畅一滴一滴通过漫长的时空隧道浸淫出来的。

莫言,使人莫言,我们同莫言一样,到这世界上来,也似乎生活了许多、观察了许多,感悟了许多,我们曾认为海水很深,天空很蓝,太阳很明亮,黑暗很深邃,今天读莫言的书,我们从他描写的每一棵草尖上、每一片树叶上,都读出自然的伟大,海在叶片上荡漾,天空在沙砾上闪烁,太阳在蚁背上炽热,黑暗曾发生在每个人的心灵之间,由此感觉到我们过去离天空远了,海似乎是我们过去所未知的,对阳光与黑暗的理解都有些浮浅。

莫言,使人莫言,我们曾为中国忧苦,为人民呻吟,我们自以为唯自己才是这片土地的儿子,读莫言的作品,我们知道儿子不仅是我们这样的,而且是莫言这样的,共工触山、刑天戚地不是唯一的或者主要的颠覆方法,木讷、怯懦、软弱、低头、顺从、忍耐,都是埃斯特拉惊天的方式,火山是幽暗中积累的岁月,怒吼以无声作恒永的陪侍,喷爆以柔弱的纤发构成,刀枪不唯是铿锵的,它以细密、柔韧、无声而致恶敌于死命。

莫言,使人莫言,我们读书未读出深刻,阅世更显得寥寥,我们以人的单一的眼睛观世,常笑傲于猪牛马羊,更蔑视草木砂石,尔却欣然而自豪地同侪于彼辈,以砂土菌石之感、禽兽虫豸之灵阅读世界,当我们阅读你的作品时,我们感受到了神的观察、佛的感受和上帝的灵气,你的作品所传达的悲悯是神的悲悯、佛的悲悯、上帝的悲悯,我们感受到的你的欢欣,我们聆听到的你的呻吟,你的呼啸与哀哭,均隆重地带着宇宙和声的振颤,凌空而来,发自天宇,是苍冥深处的声音。

莫言,使人莫言,我们都曾描写过这片神奇的故国,或者太过写实,或者太过虚妄,写后觉得惭愧,对不起那一片生养自己的美好,你却以生花妙笔创造了一个既真实而又迷离的中国,它并不简单地存在于历史上,也并不简单地存在于现实里,你所描写的中国,是心灵的中国,是凭借富于神性的文学的壮笔对历史与现实的中国的时空再塑,神秘而庄严,迷离而博大,神幻而奇异,让人感受着寸寸山河寸寸血的同时,也感受着寸寸山河寸寸泪的欣悦,你的中国,神与土地同在,人性与魔灵并行与山水之间,血液在每一片叶子上流动,每一次伤痛、每一次骚动、每一次沉默、每一次叫号都伴随着祖国绿苗的茁壮的成长。

莫言,使人莫言,在持久的黑暗之中我们向啸聚山林者表达敬意,向揭竿而起者送去鼓励,在不少时候我们自己也致力于这样运动;今天我们知道,战争也可直接发生在猎猎的旗帜之上,在猎猎的旗帜的丝线之间唱黑色的幽默的歌,为它送挽,你的战斗与你的猎物融为一体,你的进攻与你头顶旗帜的溃烂混同着我们无数的牺牲者的躯体,共同筑造而成光荣的中国之疤,如沧桑老树,如老蚌之伤,充满着历史意味的悠长。

莫言,使人莫言,你的努力是中国的,你的成功是中国的,你的意义是中国的,你所带来的骄傲是中国的。古老的中国是一个充满深刻而巨大潜能的国家,历经百年折腾,在放开禁锢三十年之后,中国在物质建设方面取得的成就已为世界公认。你今日的举世皆知的荣耀标志着,在稍稍放开束缚的情况下,历三十年建设,中国的文化以世纪历史为养料,其凝结的成就已为世界所觑。你的成就是中国的成就、中国社会的成就、中国人的成就、中国创造力的成就的自然展现,非任何特别力量所可以邀以持功的(与之相反,司马迁的批判应使汉武及其子孙锥心自省),让同僚者放弃嫉妒,让另一营垒的持笔者放弃敌意,共同地自豪于这片神奇土地因灾难横生而创造出来的特别的历史的光荣!

莫言,使人莫言,鲁迅老去,茅盾惭愧,一览众山,江河长流!

评论(2)

1应学俊 | 2012-10-22 20:06

莫言获诺奖当然是有道理的,也可喜可贺。有一些作品也的确不错,其学习表现主义的手法也可以看出来。但他面对电视媒体解读自己的作品时向亿万受众说:“……不要把一切问题的根源都归罪于外界,当历史上有一场巨大灾难发生的时候,实际上无论是施害者还是受害者都负有责任……”,并以“解剖”自己为例,骂自己“很卑鄙”也“洗不干净”,以“人性”皆有恶的一面为依据鼓吹“大灾难”造成的悲惨罪错人人有份——于是中国人人人都“卑鄙”了,人人都“负有责任”了,而唯独更卑鄙的造成社会悲剧的罪魁祸首被他说成“不要把问题的根源都归罪于外界”——这就有点恶劣了。莫言应该“莫言”更好,要么就得好好想想话该怎么说。

他得奖之后的谈话本可以再放开一些,但实际不是这样,多次谈话都让人失望。 你介绍的情况我注意到了,近几天,他是在谴责“人”,而不是谴责做坏事时人后边的驱动力。

他的小说不是这样的。例如:

《生死疲劳中》,西门闹在土改中被处决之前对处决他的洪泰岳说:

“我与你们每一个人,都没有具体的冤仇。如果你们不来斗争我,也会有别人来斗争我,这是时代,是有钱人的厄运势。”

在莫言的小说中,他所同情着的是人,不但包括那些在历史巨轮辗轧下痛苦呻吟的人——如西门闹,也包含那些拨弄历史也被历史拨弄的人——如洪泰岳,他所批判的是,那种支配历史、造成这种历史动势的某种力量。

————受了诺奖,对社会的影响更大,但他的谈话表现的思想的确令人失望。

--- 赤眉陈更

2应学俊 | 2012-10-23 12:02

听莫言在媒体对公众发表讲话的受众,一定大大多于读莫言作品的人,这应当是无疑的,这也是笔者写《莫言为何骂自己“很卑鄙”?》一文的重要原因,谬误应当匡正。莫言在电视媒体上的这番话具有不好的效应,误导公众乃至官方的是非价值观。那些真正的“施害者”是很喜欢莫言这样说的。

虽然莫言在媒体上所宣示的错误观点在他的相当一部分作品中也有所表现,但实事求是地说,莫言的一部分作品其实还是从一个侧面揭示了1949年以后那些“灾难”之真实恶果的,写了真实的社会状况,如《透明的红萝卜》《生死疲劳》等;《蛙》虽然挖掘不深不准,但毕竟写了计生中有关生命和不人道的现实,这恰是诺评委等欧美国家所想了解的。否则他不可能获奖。

获奖是一码事,值得道贺,莫言很有才。但在公众媒体上散布错误言论是另一码事。不可混为一谈。这并不是对一个作家求全责备—— 一个人必须对自己的言论负责,不能以“人性”的名义失去是非善恶、正义非正义的起码判断,何况是一位获诺贝尔奖的作家。而如果用错误的价值观指导创作,那么贻害则更久远也经不起历史的检验。 ——一家之言,是为探讨。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